基建项目及其会计处理

市场概况

基础设施市场分为若干细分市场(社会基础设施、交通基础设施、采掘基础设施、制造基础设。
在预测期内,印度尼西亚(以下简称“印尼”)的基础设施行业预计将以约3%的复合年均增长
率(CAGR)增长。

印尼政府将2020-2024年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增加到了4297亿美元,比2015-2019年的3592亿
美元增加了20%。目前,通过“政府和私人合作计划”已为83个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总投资额达
400亿美元。非政府预算支出融资计划对应30个项目,总价值为500亿美元。公私合作关系
(PPP)计划将在2020年建设11个项目,项目价值可能达19.7万亿印尼盾。除此之外,政府还有
四个重点预算,即教育、医疗保健、社会保护和基础设施。

2020年,公共工程和住房部将继续其优先事项和战略举措,以期在国家优先事项方面取得更多成
就,即基础设施和区域平衡增长,以及基础设施领域的粮食、能源及气候的可持续性。一些国家
优先事项是通过水资源管理落实的,即通过改善水量、水质及水的可及性,这涉及49座正在建设
中的水坝。

根据我们的经验,印度尼西亚的许多重要基础设施项目都是通过公私合作计划下的外国公司参与建设
的。 SW Indonesia 支持来自中国、韩国和日本的建筑公司为高速列车、收费公路、机场、港口、桥
梁和发电厂等项目提供资金。 为支持其业务活 动,该公司雇用/租赁/使用 SW Indonesia 提供咨询、
审计、税务、合规和会计服务。

适用的会计准则及其处理

从事基础设施项目的公司必须遵守某些法定要求,特别是适用的会计准则。与建设项目等基础设施项
目相关的收入确认须遵循新会计准则“PSAK 72 – 来自与客户签订的合同的收入”,该准则自2020年
1月1日起生效。 PSAK 72采用IFRS 15准则,创建了适用于大多数与客户签订的合同的单一收入确认
标准,并取代了大多数与收入确认相关的PSAK,包括建筑合同的PSAK。因此,建筑合同的收入确认
目前须遵循新准则PSAK 72。

PSAK 72在收入确认中引入了如下所述的五步模型:
第一步,确定与客户的合同。这一步主要是确定所执行的合同是否符合PSAK 72中的收入定义。

第二步,确定履约义务。履行义务是对交付可根据两个标准进行区分的(即可区分的(有区别的)和
在合同上下文中可区分的)货物和服务的承诺。如果商品和服务没有区别,则不能脱离彼此单独提供
(这是非常简化的解释),此时必须将其视为一个单一的履约义务。大多数建筑合同只包含一个履约
义务,原因是合同旨在为客户建造一些东西,并且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谈判,客户别无选择,只能从供
应商那里获得全套方案。

第三步,确定交易价格。有几件事必须强调,原因是在现实中可能会涉及一些变数,如进度或绩效奖
金、重要的资金组成部分及非现金奖励。这些估计也应根据其概率加以考虑。

第四步,将交易价格分配给各个履约义务。价格的使用有几种可能,即根据相对独立销售价格进行分
配,或确定独立销售价格。

第五步,在主体履行履约义务时或期间确认收入。实体在通过转让承诺的服务履行其履约义务时或期
间确认收入。

PSAK 72包含了具体的、更精确的指导,用于确定收入是在一段时间内确认(通常称为 “完成百分比 “
法)还是在某个时间点确认。一般原则是

政府基础设施发展计划

尽管受到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破坏的严重影响,但因为政府寻求通过投资交通基础设施和清洁能源
来刺激经济活动,所以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产出在2020年仍在扩大。

最终,国家向可持续基础设施的转变将需要多方参与者的干预和合作行动。这不仅包括公私合作和一
起努力,还包括衡量影响的新方法和开发旨在为绿色基础设施项目融资的创新工具。在国家和地区层
面,监管框架、补贴及税收制度等因素也很重要。这些重叠的考虑因素意味着为可持续基础设施提供
资金及其建设任务可以说是全球金融和政治体系所面临的最大和最复杂的挑战之一。但这是一个必须
克服的挑战。

与其他资本密集型行业相比,对先进技术方面的基础设施的投资相对不足。在当前环境下,产能下降
和成本上升的压力可能会激励资产所有者和项目经理加速采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技术。使用智能无
人机等技术还可以减少维护资本支出。无人机的使用减少了对现场工作人员的需求,从而提高了安全
性,并且与现有方法相比,它们可以显着改善预防性维护检查和范围界定工作,并可以提供有关所需
维修的更详细信息。

更广泛而言,许多行业向远程工作安排的转变突显了对安全、弹性、基于云的技术和连接性基础设施
的需求不断增长。云技术的日益普及将推动对数据传输和存储资产的需求,包括光纤网络、数据和边
缘数据中心以及电信塔,这些已经在基础设施投资者中很受欢迎。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

COVID-19对国民经济以及政府、企业和个人的经济状况产生了负面影响。疫情期间基础设施使用率的
显著降低以及由此造成的资金和维护短缺引起了地方和国家政府的关注,在过去两年中,政府一直专
注于为医疗保健和供应链的迫切需求分配财政资源。COVID-19构成了需求和供应冲击,导致施工中断
或延误,原因是人员缺乏、供应链中断或世界各地的政府审批延迟。在许多行业,依赖用户付费的资
产面临了需求的急剧下降,导致项目发起人的收入损失惨重。这增加了项目风险,如违约事件、终止
、破产或政府违反合同。

疫情后一切都在恢复正常,基础设施发展的进一步趋势将是地理多样性的增加。前几年的建筑活动集
中在雅加达以及周边的万丹省和西爪哇省,但佐科政府已将商业活动从爪哇岛分散开来。近年来,中
国和印尼建造商已经实现了许多项目,如北加里曼丹的水电站,以及中加里曼丹、北苏门答腊、北苏
拉威西及巴厘岛的燃煤电厂、工业园、港口及其他设施。

Author

  • SW Indonesia

    As the webmaster and author for SW Indonesia, I am dedicated to providing informative and insightful content related to accounting, taxation, and business practices in Indonesia. With a strong background in web management and a deep understanding of the accounting industry, my aim is to deliver valuable knowledge and resources to our audience. From articles on VAT regulations to tips for e-commerce taxation, I strive to help businesses navigate the complexities of the Indonesian tax system. Trust SW Indonesia as your go-to source for reliable and up-to-date information, empowering you to make informed decisions and drive success in your business ventures.